典故|宋诗鉴赏

日期:2020-07-25 05:39:09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其一

借水开花自一奇,水沈为骨玉为肌。

暗香已压酴醾倒,只比寒梅无好枝。

其二

淤泥解作白莲藕,粪壤能开黄玉花。

可惜国香天不管,随缘流落小民家。

注释

⑴次韵:亦称步韵,就是依次用原韵、原字按原次序相和。中玉:马珹(一作马瑊),字中玉,时为荆州知州。

展开剩余77%

⑵水沈(chén):即水沉,沉香木。

⑶暗香:犹幽香。酴(tú)醾(mí):蔷薇科春尽开花,花单生,重瓣,白色或浅黄色,甚美丽。本酒名。以花颜色似之,故取以为名。

⑷淤(yū)泥:滞积的污泥。解作:可以长出。

⑸粪壤:秽土。《楚辞·离骚》:“苏粪壤以充帏兮,谓申椒其不芳。”黄玉花:水仙花的别名。

⑹国香:本指兰花,语出《左传·宣公三年》:“兰有国香。”这里泛指高品位的花。

⑺随缘:本为佛教语,谓佛应众生之缘而施教化。此处为听随命运播弄的意思。小民:指一般老百姓。此句作者自注:时闻民间事如此。

赏析

水仙花在中国引种栽培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宋代、元代以来歌咏水仙的诗篇渐多,黄庭坚咏水仙诗写得最早、最多。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(1101年),黄庭坚结束了在四川的六年贬谪生活,出三峡,在荆州(今湖北江陵)住了一段时间,与荆州知州马珹(字中玉)多有唱和。这首诗就写在这一年的冬天。张邦基《墨庄漫录》载,黄庭坚在荆州时,见邻居有一美女,绰约多姿,深为赞赏,但其家将女子下嫁里巷贫民,因赋此诗以寓意。

第一首诗用比喻和对比手法刻画了水仙花的精神与性格。诗人所要刻画的不是水仙的绰约仙姿,所以少有形象的描写;他要表现的是水仙特有的性格,因此突出了幽香与柔美。

水仙花属石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,以水培法培育,不用泥士,宛如凌波仙子,婀娜多姿。“借水开花”虽奇,但却是实事。胡仔讥这句诗是“语病”,其实是片面的意见。杨万里《水仙花》诗也说:“天仙不行地,且借水为名。”可见黄庭坚的诗不是语病。写水仙从水写起,恰恰是抓住了它的特征,传达出清雅高洁的神韵。第二句,诗人不作直接描写,而是连用两个比喻,说水仙花骨如沉香肌如玉(水沉即沉香木),写出了水仙特有的晶莹澄澈之美。第三句紧承上句,补写了水仙的芳香。酴醾,蔷薇科落叶灌木,初夏开大型重瓣花,色白味香,苏轼赞为:“不妆艳已绝,无风香自远”(《杜沂游武昌以酴醾花菩萨泉见饷》组诗之一),韩维称之为:“花中最后吐奇香”(《惜酴醾》)。而水仙的暗香弥漫,却超过了酴醾。“压倒”一词用得有力,气魄惊人。幽香沁鼻,如同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(林逋《山园小梅二首》)的梅花。水仙与梅有相似之处,都是冲寒开放,色白香幽。诗人在另一首咏水仙的诗中说“梅是兄”。然而这对兄弟性格迥异:梅花迎风斗雪,傲然挺立,显得坚强无比;水仙花不冒风雪,十分柔弱。“无好枝”,正道出了两者品格之异。诗人不写两花之同,只写其异,目的是在对比之中显示水仙柔弱的性格,或者叫阴柔之美。

第二首诗表明了诗人对“流落”贫寒之家的美女的同情,也深离自己身世之感。诗下原有注:“时闻民间事如此。”其事原为:“山谷在荆州时,邻居一女子闲静妍美,绰有态度,年方笄也。山谷殊叹惜之。其家盖闾阎细民。未几嫁同里,而夫亦庸俗贫下,非其偶也。山谷因和荆南太守马瑊中玉《水仙花》诗……盖有感而作。后数年此女生二子,其夫鬻于郡人田氏家,憔悴困顿,无复故态。然犹有余妍,乃以国香名之。”(《墨庄漫录》卷十)黄庭坚以久沉下僚的积怨来写妍丽出众而不为人知的民间美女,笔端充满了感情、流露着不平之气。诗的前两句连用两个比喻:雪白莲藕出于淤泥,黄玉之花生于粪壤;由此引出以下二句:如此国色天姿的美女,却流落在小民之家。

“可惜”二字饱含了诗人无限的感慨。据说盛唐时期水仙曾被朝廷列为国花,此时在这荒远的荆州,少人赏识,十分可惜。与此相似,诗人眼前就有一位“闲静妍美、绰有态度”的佳人流落在闾阎细民之家,其身世也是令人惋惜的。诗人自己满腹经纶,才华横溢,却长期贬谪在四川、荆南一带,其仕途之坎坷更为可惜。

结句“随缘”二字,显出诗人无可奈何之情:沦落天涯,韶华似水,一切都随机缘而来。“国香”,既指名花,又指佳丽,同时也是诗人自喻。诗从莲藕写到水仙,从水仙写到邻女,又兼寓诗人自己,层层深入,结构严谨。正如清人方东树所说:“凡短章,最要层次多,……山谷多如此。”(《昭昧詹言》卷十一)

咏物诗,形神俱佳方为上品。仅赋形写真是低层次的美;能传神寓意才是高层次的美。这两首诗意境风韵兼备,是咏水仙的佳作。

来源:文言文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